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娜德 米利亚_金陵十二钗中王熙凤排到第九?? 太靠后了吧


作者:小编 时间:2019-08-17 16:08 标签:中秋节送什么礼品 标签:娜德 米利亚

娜德 米利亚_金陵十二钗中王熙凤排到第九?? 太靠后了吧

  而且你bll``错了,正确顺序是:黛玉·宝钗、元春、探春、湘云、妙玉、迎春、惜春、熙凤、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金陵十二钗”其实是两两对写的六组人物,至于是基于什么原因才这样排序组合的,以及王熙凤的排名为何这样靠后,可总结如下:

  (1)林黛玉和薛宝钗:同样是投亲靠友到贾府,但一个“爱使小性”,一个“贤慧大方”;一个看似“尖酸刻薄”,实则“聪颖纯真”;一个看似“温柔和平”,实则“冷酷无情”。一个是“木石前盟”,一个是“金玉良缘”,“钗黛合一”成了最为人乐道的一个最优组合;

  (2)贾元春和贾探春:同一个父亲,却一个是正出,一个是庶出,于是形成了不同的处世风格,一个厌恶“去了那见不得人的地方”,一个却向往“又要出一位王妃”;

  (3)史湘云和妙玉:同样都是无父无母,孤苦无依。一个是豪爽阔朗,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一个是清高孤许,连李纨这样槁木死灰之人都“讨厌她的为人”。一个大俗(闺阁之中生吃鹿肉)却大雅(锦心绣口,文采出众),一个大雅(黄卷青灯,仿佛心如止水)却大俗(刘姥姥用过的杯子就要扔掉,到头来沦落青楼),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两种红颜薄命的结局;

  (4)贾迎春和贾惜春:同是贾府小姐,父亲同样的荒淫无道,同样都是从小无母,一个懦弱无能,难以自保,一个自私孤傲,明哲保身,造成同一样的悲剧命运;

  (5)王熙凤和贾巧姐:母女成对,一个摆布于人,一个任人摆布,一个不可一世,一个一世没落,幸喜积得阴功,才有刘姥姥拔刀相助;

  (6)李纨和秦可卿:一个槁木死灰,克守妇道;一个万种风情,与上;一个是封建淑女的卫道士,一个是风流情种的代名词。一个守财奴,一个挥金如土,命运都是不济。

  《红楼梦》是两条主线并驾齐驱的文学巨著;一条是宝黛爱情线,这是明线;一条是四大家族末落线,这是暗线。王熙凤虽然是红楼梦最主要的女性角色之一,但她的故事情节更多地是侧重于贾府末落。不可否认,王熙凤的戏分很重,与林黛玉等同,有的章节甚至超过黛玉。但通部书读下来,王熙凤给读者的感觉就像是一堆篝火的外焰一样,熊熊燃烧,却始终达不到最核心的热度。

  另外,王熙凤之前的八钗,作者大体上是以欣赏或同情的笔触来描绘的,而王熙凤在作者笔下已经是坏事做尽。虽然对于王熙凤作者也有怜惜之意,但细读全书,我们不难发现,王熙凤缺点已经写得十分明朗,且远超于优点;

  四大家族以贾府为轴心来描写,贾府四艳理所当然成了全书的重点,虽然作者安排他们的笔墨不多,但他们几乎是逢场必出的重要龙套,笔上没写,场上尽演。况且,曹雪芹没有写完红楼梦全璧,后半部前八钗会有怎样的情节,我们不得而知,照现有的情节推断,王熙凤戏份是出类拔萃,但后半部或许其他钗也会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呢?

  最后,十二钗的排序也不是简单地按戏份多少来排定。第十三回合秦可卿就已经香消玉殒,照理再怎么排也不一定能进得了十二正钗,比她戏份重的角色多得是:如薛宝琴、邢岫烟等等。贾元春的戏分也屈指可数,可她偏偏高居第三。所以我以为作者安排钗序,主要考虑了几大因素:

  一、《红楼梦》是带有一定自传色彩的小说,书中人物有一定的创作原型,作者的主观喜好是决定十二钗排序的重要因素;

  三、角色在书中的分量大小、作用不同排序也不尽相同。贾元春虽只有短短几回文字,却事关贾府的兴衰成败;妙玉出身高贵,根据脂批,在后面散佚的章节中还会有仗义情节出现;迎春、惜春虽是陪客,却身居贾府小姐,高贵、华贵、娇贵,非一般人可比;

  五、高鹗续书和没能读完曹雪芹全书的客观误导。由于全书不是曹雪芹一人最终写就,情节的影响也是造成大家对十二钗排序置疑的一个因素;

  六、划分正、副及又副钗的身份局限,正钗人物只局限于小姐、发妻等高贵闺阁(妙玉也是富家之女),而这些人物毕竟在少数,选钗就受到一定的局限,造成这样的排序格局。

  总之,十二正钗排序绝非简单的论资排辈,也非复杂的论功行赏,十二钗序有其客观必然性,也有其主观偶然性,是曹雪芹原著的精华所在。

  “金陵十二钗”是《红楼梦》里太虚幻境“薄命司”里记录的南京十二个最优秀的女子。宝玉问道:“何为金陵十二钗正册?”警幻道:“即贵省中十二冠首女子之册。”

  “停机德”指的是出自战国时代燕国乐羊子妻停下机子不织布来劝勉丈夫求取功名贤淑之德的故事。符合封建道德标准的女人,称为具有“停机德”,这里是赞叹宝钗。

  “咏絮才”源自才女谢道韫,后来用于指女子咏诗的才华,后世称赞能诗善文的女子为有“咏絮才”这里喻指黛玉应怜惜。

  “玉带林中挂”,倒过来是指“林黛玉”。美好的一条封建官僚的腰带,沦落到挂在枯木上,是黛玉才情被忽视,命运凄惨悲壮的写照。

  “金簪雪里埋”,是指薛宝钗如图里的金簪一般,被埋在雪里,也是不得其所,暗示薛宝钗必然遭到冷落孤寒的境遇。

  “凡鸟偏从末世来”指的是凤姐这么一个能干的女强人生于末世的不幸,“凡鸟”是繁体里的“凤”字,也就暗指王熙凤。从凤字拆出来得“凡鸟”二字比喻庸才,借用吕安对喜的典故,点出“凤”,自然是种讥讽。画里的雌凤所靠着的冰山,指的就是将融化的贾府所象征的靠山。“一从二令三人木”指的是丈夫贾琏对凤姐的态度变化。新婚后先“从”,对她百依百顺,样样都听她的;“二令”解为“冷”,指的是丈夫对她的渐渐冷淡与开始对她发号施令;“三人木”以“拆字法”是指她最后被休弃的命运。“哭向金陵事更哀”就是她被休弃后哭着回娘家的悲哀的写照。在当时封建的社会中,被休弃是非常悲惨的。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写湘云生于封建侯门富贵之家。所谓“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指的就是她家。但这又能怎么样?湘云在婴儿时期“襁褓之间”父母便去世了。虽然富贵而无人关心,从小没得过温暖。

  “展眼吊斜辉,湘江水逝楚云飞”第三句“展眼吊斜辉”说的是转眼之间,只有湘云一人独自面对落日感伤了。“湘江水逝楚云飞”点出了“湘云”二字。湘江在湖南,地属古代的楚国,故有楚云之称。湘江流逝,楚云飞散,喻史家衰败以及湘云夫妇生活的短暂,以及家破的预兆,用的是楚怀王梦见巫山神女与之欢会的典故。

  第一句“二十年来辨是非”写元春在宫中生活了二十多年,对人世间的荣辱甘苦有了新的认识,觉得自己实到了“那不见得人的去处”,“终无意趣”。

  第二句“榴花开处照宫闱”写元春从女史到凤藻宫尚书,直至贤德贵妃,荣耀一时,像石榴花盛开时一般火红。在外人看来,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女子应该满足了,但元春的结论却是懂得了“辨是非”,认识到了宫廷内部的种种黑暗和腐败,对自己的生活道路采取了否定的态度。

  第三句“三春争及初春景”的三春是指元春的三个妹妹迎春,探春,惜春;“初春”寓指元春,这句意思是说迎春,探春,惜春比不上元春的荣华富贵。

  最后一句“虎兔相逢大梦归”“虎兔相逢”指虎年和兔年之交,元春死的十二月既是虎年的末尾,又是兔年的开始,所以说“虎兔相逢”,兔被虎吃掉了,是元春入宫作妃的必然结局。作者在这里把批判的锋芒直接指向了一般人都认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皇权! (注:有些版本为“虎兕相逢大梦归”,兕是犀牛的一种,古本中的这种说法体现了两种力量的平衡。)

  首句“子系中山狼”中“子系”二字合成“孙”的繁体字,指的是迎春的丈夫孙绍祖。“中山狼”用的是《中山狼传》的典故,喻凶狠残暴而又忘恩负义的人。这里是比喻迎春丈夫孙绍祖的险恶狠毒和迎春的苦难。

  “得志便猖狂”写得意后便为非作歹,横行霸道。孙绍祖在家境困难时曾经拜倒在贾门府下,乞求帮助。后来,孙绍祖在京袭了官职,又“在兵部候缺题升”,一跃成为“暴发户”。贾家衰败后,孙绍祖向它逼债,任意践踏迎春。最终“一载赴黄粱”即而一年之后迎春与孙绍祖,被丈夫凌辱致死。

  探春是贾府的三小姐,贾政之妾赵姨娘之女。“才自精明志自高”指的是她的志向高远,精明能干,清醒精敏,不被富贵蒙昏了头。“生于末世运偏消”写她生于封建社会衰亡的末世,又是庶出的不幸,“才”,“志”不能得到充分发挥的可惜。

  “清明涕泣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暗示探春将远嫁边疆,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一去不返,出嫁时乘船而去。句中的“清明”点出她将在清明时分远嫁他乡,如在综观画里的女子一样在船上对着江边“掩面泣涕”,挥别父母家人,往后只能在睡梦中与家人团聚。

  判词首句“勘破三春景不长”中“三春景不长”是双关语。字面上指暮春(即春末),实际上指惜春的三个姐姐(即元春,迎春,探春)这“三春”的遭际悲苦。第二句“缁衣顿改昔年妆”,缁衣指的是尼姑穿的黑色服装。这两句是说惜春从她三个姐姐的遭遇中,看到了封建统治阶级的好景不长,决心摆脱世俗,遁入空门。第三,四句“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具体指出贾府小姐惜春最后出家为尼,再也不是公府千金而是过着“缁衣乞食”的生活。

  这首判词写惜春由三个姐姐的不幸遭遇预感到,自己将来也不会有好结果,决定出家为尼。但这条逃避现实的道路凄凉孤独,仍然是行不通的。诗里流露的同情与惋惜,明显地反映了作者的矛盾心情。

  判词中第一句“情天情海幻情深”之中,“情天情海”指男女相思之情,深而且广。“幻”是虚幻,荒诞。这句是揭露贾蓉之父贾珍和儿媳妇秦可卿之间不正当的暧昧的男女关系。

  最后两句“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指出,莫说不肖子弟都来自荣国府,开头造成祸患的实在是宁国府的人。秦可卿也是被贾珍迫奸淫而自尽。

  首句写到“桃李春风结子完”这里“李”,“完”暗示出李纨的名字。李纨的青春就像春风中的桃李花一样,一到结了果实,也就衰谢了。

  第二句“到头谁似一盆兰”与画面一样同指贾兰。这句说在贾府的末代子孙中,谁也比不上贾兰有“出息”。

  第三句“如冰水好空相妒”中“如冰水好”写李纨年轻丧夫尊礼守节,抚孤成立,这种品德在封建统治者看来是像冰水一样得洁净美好。“空相妒”,指虽然贾兰中了举,李纨也博得了“贞节”的美名,但这无法挽回贾府的衰败,只能徒然遭人妒忌罢了。

  第四句“枉与他人作笑谈”的意思是白白地供给别人当作笑料来谈论李纨一生奉行“三从四德”,是一个封建社会贤女节妇的典型。李纨最终也只落得“槁木死灰”,成为封建礼教的殉葬俑。

  此为妙玉的判词。《世难容》中有“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跟据原文线索及脂砚斋批语,此处王孙公子指陈也俊。但“终陷淖泥中”与他无关。据专家推测,妙玉为救宝玉,风尘仆仆赶到瓜洲(《世难容》中“风尘肮脏”亦是此意),最终却落入有权有势的老色鬼手中,因此说“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终陷淖泥中”。

  第四句“巧得遇恩人”的“巧”是语意双关。明指凑巧,暗示巧姐。恩人,指刘姥姥。巧姐被舅父王仁,谐音“忘仁”拐卖,幸为刘姥姥带走,才逃出虎口。根据原文“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中,巧姐与板儿换柚子与佛手一幕,作者详写这一片段,极有可能是暗示巧姐与板儿的婚姻。

  这首判词揭露了封建统治者内部人与人之间的伪善关系。得势富贵的时候,攀宗论亲;势败没落的时候,欺诈拐骗,骨肉相残;完全是赤裸裸的权势与金钱的交易。巧姐的遭遇是令人同情的,她来到乡村,长在农家,成了村姑。比较而言,要比她姑母们幸运得多。

  各首判词中用隐晦的诗境提前暗示了她们的命运——在封建礼教的束缚和摧残下必然“红颜未衰身先死”,照应了红楼梦“千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的主题。也反应了中国千年以来女性的悲哀。同时也反映出曹雪芹深厚的文学功底以及超凡准确的思想。

  (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这是《红楼梦》十二支曲的一首序曲,它引出十二支曲子,同时也是这十二支曲的总括和提示。这首序曲交代了《红楼梦》的起缘。在这里,作者曹雪芹是以警幻仙子的口气,借风月之情来抒发他的“愚衷”。诚然,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了“风月情浓”,表现了宝、黛之间的爱情。但是,这种爱情非“才子佳人”式的爱情,而是建筑在对封建礼教叛逆的基础上的纯洁的爱情。因此,“悲金悼玉”既不是什么“色空幻境”的描写,也不是什么“情场忏悔”之作,而是通过青年男女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来表现封建社会末世之“天”这样一个深刻的主题,派遣作者的“愚衷”,这个“愚衷”就是作者意想补“天”而无法可补的思想矛盾。

  (终身误)宝黛钗三人的纠葛: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此曲以贾宝玉的口气咏林黛玉和薛宝钗“金玉良姻”与“晶莹雪”指的是薛宝钗。因为,她有金琐宝玉有通灵宝玉而“雪”就是“薛”。“木石前盟”和“寂寞林”指的是林黛玉。因宝玉前身为玉石,林黛玉前身为绛珠草。

  (枉凝眉)宝黛: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注释:此为宝黛,林黛玉为“阆苑仙葩”,贾宝玉为“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中的“又”点出了宝黛二人前世两者便已相遇过,即赤霞宫神瑛侍者与三生石畔的绛珠草之间的甘露之惠,所以今生便是第二次,自然是“又”,且因性格使然,所以就算知道,也不曾互述爱意,还有两人受伦理束缚无法在一起,所以是“一个枉自嗟啊,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前句乃性格;后句乃社会,水中的月亮和镜中的鲜花都是虚幻的就如他们的爱情。而甘露之惠,还泪之说和最后一句话相对“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恨无常)贾元春: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分骨肉)贾探春: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乐中悲)史湘云: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世难容)妙玉: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kǎng zǎng,见文天祥《得儿女消息》一诗“肮脏到头方是汉”)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喜冤家)贾迎春: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贪欢媾。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虚花悟)贾惜春: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聪明累)王熙凤: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留余庆)贾巧姐: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晚韶华)李纨: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帐鸳衾。只这带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好事终)秦可卿: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收尾·飞鸟各投林)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这里写到了十二个女子的各种生活遭遇、各种性格、各种结局。薛林二家,家业已经衰败;贾家家资巨富,但已挥霍殆尽;巧姐临难遇恩人,得以死里逃生;妙玉冷眼看人世,落得身陷泥淖中;贾迎春抵债嫁给孙绍祖,被活活折磨而死;林黛玉叛逆封建礼教,为宝玉泪尽丧身。林黛玉因还泪而将泪流尽,于是“欲知命短问前生”;薛宝钗怀的孩子长大后甚是聪颖,当了官重振家业,所以“老来富贵也真侥幸。”。贾探春被迫避祸远嫁;元春身封贵妃而不得善终;贾惜春看破红尘,削发为尼,遁入空门;王熙凤执迷不悟,机关算尽,结果却送了性命。凡此种种,形形色色,全部各自分离。所以作者的结论就是:“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金陵十二钗之首,前世为三生石边的一株绛珠草,受赤霞宫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惠,愿跟其下凡还尽眼泪。今世林如海与贾敏的独女。因少时父母便先后去世,外祖母怜其孤独,接来荣国府抚养。虽然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儿,但她生性孤傲,心思敏感,说话率直有时却也刻薄,和宝玉同为封建的叛逆者,从不劝宝玉走封建的仕宦道路。她蔑视功名权贵,当贾宝玉把北静王所赠的圣上所赐的名贵念珠一串送给她时,她却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这东西!”她和宝玉有著共同理想和志趣,真心相爱,但这一爱情被王夫人,王熙凤,薛姨妈等人极度残忍地扼杀了,终于将最后一滴泪还尽,只剩了一句痛苦的呻吟(“宝玉,你好.....”)!

  金陵十二钗之二,薛姨妈的女儿,家中拥有百万之富。她容貌美丽,举止娴雅。她热衷于“仕途经济”,劝宝玉去会会做官的,谈讲谈讲仕途经济,被宝玉背地里斥之为“混帐话” 。她恪守封建妇德,而且城府颇深,能笼络人心,待人处事十分的圆滑,上面的疼爱,下面的敬重。她挂有一把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加上薛姨妈和王夫人早就制造了“金玉姻缘”的舆论,〔1:于是在他们的一手操办下,贾宝玉受骗娶薛宝钗为妻。由于薛宝钗不久就暴病身亡,又在史湘云守寡后与她结婚,但不久后史湘云也凄惨的死去,宝玉对世界不再抱任何希望〕〔2:贾宝玉在中了举人之后便削发做了和尚(履行当初两次“你要是死了,我就去当和尚”之说),薛宝钗得子后,儿子长大成官重振家业。](此为前人看过古本留下的蛛丝马迹中推断,通行本结局不一)。

  金陵十二钗之三,贾政与王夫人之长女,自幼由贾母教养。作为长姐,她在宝玉三四岁时,就已教他读书识字,虽为姐弟,有如母子。后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吏。不久,封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贾家为迎接她来省亲,特盖了一座省亲别墅。该别墅之豪华富丽,连元春都觉太奢华过费了!元妃虽给贾家带来了“烈火烹油,鲜花著锦之盛”,但她却被幽闭在皇家深宫内。省亲时,她说一句,哭一句,把皇宫大内说成是“终无意趣”的“不得见人的去处”。这次省亲之后,元妃再无出宫的机会,后暴病而亡,元春之死乃是荣国府从荣耀转衰败的一个转折点。

  金陵十二钗之七,是贾赦与妾所生的,排行为贾府二小姐。她老实无能,懦弱怕事,有“ 二木头”的诨名。她不但作诗猜谜不如姐妹们,在处世为人上,也只知退让,任人欺侮。她的攒珠垒丝金凤首饰被下人拿去赌钱,她不追究。别人设法要替她追回,她却说:“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气。” 她父亲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还不出,就把她嫁给孙家,实际上是拿她抵债。出嫁后不久,她就被孙绍祖虐待而死,预示着荣国府已经开始逐步走向衰败。

  金陵十二钗之四,贾政与妾赵姨娘所生,排行为贾府三小姐。她精明能干,有心机,能决断,连王夫人与凤姐都让她几分。有“玫瑰花”之诨名。她的封建等级观念特别强烈,所以对处于婢妾地位的生母赵姨娘轻蔑厌恶,冷酷无情。抄检大观园时,她为了在婢仆面前维护作主子的威严,“令丫环秉烛开门而待”,只许别人搜自己的箱柜,不许人动一下她丫头的东西。“心内没有成算的”王善保家的,不懂得这一点,对探春动手动脚的,所以当场挨了一巴掌。探春对贾府面临的大厦将倾的危局颇有感触,她想用“兴利除弊”的微小改革来挽救,但无济于事。最后贾探春远嫁他乡,最终印证着“三‘春’过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的悲惨结局。

  金陵十二钗之八,贾珍的妹妹。因父亲贾敬一味好道炼丹,别的事一概不管,而母亲又早逝,她一直在荣国府贾母身边长大。由于没有父母怜爱,养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心冷嘴冷。抄检大观园时,她咬定牙,撵走毫无过错的丫环入画,对别人的流泪哀伤无动于衷。四大家族的没落命运,三个本家姐姐的不幸结局,使她产生了弃世的念头,后入庵为尼。

  金陵十二钗之九,贾琏之妻,王夫人的内侄女。长著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她精明强干,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成为贾府的实际大管家,支撑着贾府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吃穿住行,老死病辞。可被总称为“五辣”,即香辣,麻辣,酸辣,泼辣,毒辣。为人处事也十分圆滑周到,很懂得如何让每一个人欢喜,如林黛玉来时,他说的话“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娜德 米利亚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第一句话,“天下”“真”“这样”已把黛玉夸得很好了,却还要再加两句“我今儿才算见了”和“通身的气派”,更是将黛玉的容貌捧到天上去了,不管再怎么样的人,也会开心吧!然后再又说了一句,“竟不像是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两个称呼“老祖宗的外孙女儿”“嫡亲的孙女”不像前者像后者,这整一段连释呢就是:王熙凤先夸得黛玉开心,贾母因为疼他自然听着也开心,再又根据两个称呼,暗地里称赞(元)迎探惜这四个真正嫡亲的孙女的容貌也美丽绝伦,所以迎探惜开心,夸贾母的亲孙女貌美自然就更加开心,再加上他们的母亲王夫人,邢夫人,尤氏也必定开心,所以总结,王熙凤的两句线个字不到便可讨得八个人开心!

  金陵十二钗之五,是贾母的侄孙女。虽为豪门千金,但她从小父母双亡,由叔父史鼐和史鼎抚养,而两个婶婶对她并不好。在叔叔家,她一点儿也作不得主,且不时要做针线活至三更。她的身世与林黛玉有些相似,但她没有林黛玉的叛逆精神,且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薛宝钗的影响。她心直口快,开朗豪爽,爱淘气,甚至敢于喝醉酒后在园子里的大青石上睡大觉。她和宝玉也是好朋友,在一起时,有时亲热,有时也会恼火,但她襟怀坦荡,从未把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后嫁与卫若兰,婚后不久,在一番充沛流离的生活后与宝玉相遇,并成为夫妻,最后在贫病中死去(此为古本结局,通行本不一)。

  秦可卿,金陵十二钗之十二,贾蓉之妻。她是营缮司郎中秦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小名可儿,大名兼美。她长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又温柔和平,深得贾母等人的欢心。但公公贾珍与她关系暧昧,致使其年轻早夭。其人身世极为神秘,且其房内所摆的物品没有一样不是大有来头,即使是贾宝玉恐怕都没有这个资本!而有一次周瑞家的替薛宝钗送宫廷的十二钗花给各个人时她看到那钗花竟拽着它哭了,若说是感激那是不可能的,她并非没有得到过。死后那些和她比较亲近的几个人居然都没有人反对她用只有皇族之人才能用的樯木做棺材,更何况她用的那份樯木还是原本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后来因变故而退了的,这种连贾母都不敢用的东西却被她一个应该说是比较渺小的蓉大奶奶用了,却无人反对,皇室里也全无反应,说实话,恐怕可卿原系皇室之女!

  金陵十二钗之六,苏州人氏。她祖上是读书仕宦人家。因自幼多病,买了许多替身〔旧时迷信认为命中有灾难的人应该舍身出家做僧、道,有钱人家买穷人家子女代替出家,叫替身〕,皆不中用。只得入了空门,身体才好,故一直带发修行。父母已亡,身边带两个老嬷嬷,一个小丫头服侍。她极通文墨,极熟经典,模样又极好。十七岁时随师父到长安都修行,师父圆寂后,被贾家请入栊翠庵带发修行。后在瓜州渡口“红颜不得不屈从于枯骨”,以牺牲自己的方式,使史湘云和贾宝玉最终相遇,结为夫妻,是十二钗中分水岭式的人物。(这是根据靖藏本手抄古本《石头记》中的一条独家脂砚斋批语做的探佚结局,靖藏本早已在1964年被红楼爱好者发现,后又失踪,现只有靖藏本上掉落的一页纸证明靖藏本是真实存在过的,因此妙玉的结局应该就是靖藏本上独家的脂批所写的那样。)也有说是妙玉在贾府差不多败落时一次去做客,却恰逢府中遭到了抢劫,被匪徒看上,后在庙里念经时被掳走,自此下落不明。

  金陵十二钗之十,贾琏与王熙凤的女儿。因生在七月初七,曾受过王熙凤接济的刘姥姥给她取名为“巧姐”。巧姐从小生活优裕,是豪门千金。但在贾府败落、王熙凤死后,舅舅王仁和贾环要把她卖与藩王作使女,在紧急关头,也幸亏刘姥姥帮忙,把她带入乡村生活。

  金陵十二钗之十一,字宫裁,贾珠之妻,生有儿子贾兰。她出身金陵名宦,父亲李守中曾为国子祭酒。她从小就受父亲“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教育,以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几个贤女便了,每日以纺织女红为要。贾珠不到二十岁就病死了。李纨就一直守寡,虽处于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不闻不问,只知道抚养亲子,闲时陪侍小姑等女红、诵读而已。她是个恪守封建礼法的贤女节妇的典型。

  ······································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